禁毒征文 手抄报活动
zhengwen
优秀征文选登|马金涛,她一喊就心颤的名字
发布时间:2019-04-12 15:56:22

她坚强得让人心疼

2018年12月20日,我的战友、我的兄弟、那个父母的儿子、那个女儿的父亲、那个警嫂痛失的男人——马金涛,就此长眠在冰冷的地下,再也不能尽一个警察、一个儿子、一个父亲、一个丈夫应尽的责任。

后来,我参与马金涛事迹材料的编写工作,和同事一起追寻英雄成长足迹,铭记伟大精神。在这个过程中认识了马金涛的妻子——刘丽,她带着生命最真切的悲喜和善良的温度,脸上写满坚毅,给我讲述了有关于他们生活战场上那些猝不及防的暗涌与感激,泪水一次次滑落我们腮边,两个人抱头痛哭,也因此发展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

当我将思绪像慢镜头一样缓缓拉回到最初的时刻,2019年1月15号,在医院第一次见到刘丽,那个时候,马金涛离开这个世界二十几天,所有人都在痛苦的情绪里无法抽离。她更是焦头烂额,妞妞一直生病不见好,医院里连输液的座位都需要排队,她忙着在照顾生病的妞妞,身心俱疲。后来还是领导们联系上绿色通道,让妞妞住院治疗。她就是这样,能不麻烦别人就坚决靠自己,坚强得让人心疼。

我赶到医院见她,小小的病房里充满了刺鼻的药水味,妞妞要进行雾化了,而刘丽一抱她,她就本能地哭喊,以为她妈妈又要带她去打针,看到她哭得昏天暗地不肯配合,刘丽悻悻地对我说:“要是有马哥在就好了,妞妞粘爸爸,也许会听爸爸的,要是他在医院的话,看到现在的妞妞,手和脚已然没有地方可以输液,只能在头上,头发都剃光光的,到处都是针孔,他应该会生气吧!”

还说要不是我到医院,自己恍惚以为,马金涛只是去上班去了,或许是值班、或许是执勤、安保、加班,毕竟这才是马金涛的日常,也是自己所习惯的日常。

很多时候,都是她缄默失语的深沉低鸣,而我在一旁泪水一次次夺眶而出,痛心扼腕,痛彻心肺!那么年轻美好的生命,30岁啊,人生才刚开始,却戛然而止。

他是人子人夫人父、也是阖家厚望、和我一样也是花样年华、一样有着无限憧憬的未来、一样也有生而为人的悲欢离合、一样也有灿烂的前程。

如今,却成了一个黑框里的灰色头像,成了我们永远滴血的伤口,爱他的人,念他的人,今生今世再无泪始干。

她相信不遗忘 他们就不会分离

后来有一天刘丽在微信上给我说,一天在医院,恍惚中她错拿了马哥的医保卡。护士看着医保卡上的名字说:怎么这人也叫马金涛?她抬起头一脸认真的对着护士说:“这就是马金涛,就是你们说的那个马金涛。”

护士们和身边的所有人全部围在一起,拿着马金涛医保卡,对着上面的照片说:可惜了,可惜了,这么年轻的英雄……

所有人都想方设法安慰着她,她只能报以微笑,然后默默接回医保卡离开。

忍住眼中的泪,一个人走到电梯里大哭,心里对马金涛大喊:“马哥,他们没有忘记你。你付出的一切,有人记得……”

她对我说完这些,我想到电影《寻梦环游记》的那句台词:“真正的死亡是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人记得你。”因为,死亡可以带走爱人,却带不走爱。

就如刘丽说的那样:“有时候很怕想马金涛,因为一想,就会很想,很想……”

她说这些的时候,我都能够想见她当时的无助和力量,因为要着急赶上楼去照顾生病的孩子,所以她只能在电梯里头边哭边安慰自己。一直以来,她都感谢记住马金涛的所有人,每一天用无尽的温柔思念着他,用自己的方式诉说不尽的刻骨思念。

她相信不遗忘,他们就不会分离。

我们所能做的,就是,永远不要忘记。

现在马金涛的先进事迹在各地进行宣讲,她也忙得抽不开身,每一次报告会,她的宣讲无疑都是在自己的伤口上撒盐,我很心疼她,她却安慰我说:其实每一场的确都会忍不住,会哭,会痛,但反过来想,报告会也是给自己压抑的情绪一个释放的机会,因为在家对着孩子老人,她的无助和眼泪只会加剧他们的悲伤。

她最担心老人的身心健康,是的,所有英雄的父母,也是忧伤的老人。再高的赞誉和再多的抚恤,无法缝合他们内心亲情的伤口。周围的人都慢慢任时间淡化悲伤,上班的上班,生活的生活,家里的岁月静好和鸡飞狗跳,都与这段记忆开始和解,只是偶尔想起,才记得自己的生命中,曾经认识过这个人。

但是母亲的泪眼婆娑,父亲一夜白头,孩子喊爸爸再也没有人答应的所有压力都在她肩上。

每一次她朋友圈转载马金涛的相关新闻,我总是在想为什么小说电影里的人都坚强又洒脱?答案是因为作者常常大笔一挥白驹过隙,翻一页,起新章,就已经千帆过尽,往事随风。

但是真实的现实就是她的每一天都要自己慢慢熬,上帝在一分钟里也许给了她十个机会软弱,现实是却怎么都等不到那一句“许多年以后……”

有人说,习惯了就好,可是习惯了三个字是个很强大也很心酸的词啊,似乎它可以代替所有一言难尽,但是难尽之言就在我们此时此刻生活的分分秒秒啊……

生命不能复还,我们所能做的,就是,永远不要忘记。

晨暮微凉 望君善自珍重

在我看来,刘丽一直很会照顾人。

每一次我们在一起,我们俩都会不由自主地聊到彼此的女儿,她会把陪伴妞妞的视频给我看,我也会把我家女儿书漾的搞笑视频分享给她,会为了孩子的鬼脸笑的不知所以……

那个时刻是属于我们两个妈妈之间最坦诚的交流,我多么希望马金涛也可以加入进来,哪怕是打趣我们也行啊。每一次聊到马哥,我都是在旁边哭成泪人,都是她递给我纸巾,甚至给我端茶倒水。

我还原的马金涛是一个乐观积极的人,生活的苦难没有压弯他挺直的脊梁,贫瘠的土地养育了他朴实、直率的性格。他的微信昵称是“龙马精神”,甚至他带的值班组五个人建的微信群名称是“五虎上将”,他是那种如果觉得周围一片黑暗,也不会太难过,而是努力成为照亮别人的人,觉得自己是光才重要。

是啊,马金涛离开后,我最大的感触就是:“人生本没有什么意义,人生的意义便在于我们要努力赋予它的意义。”

正如马金涛是城市之光一样,现在刘丽是他们这个家庭的光。她失去时有时无的依靠,要独自撑起家的天空。

日出日落月望月朔,沉寂的繁星会在夜空泛起微光,生活向她袭来的黑暗让她更加闪烁。

她不止一次的安慰我说,未来的岁月里,马金涛的爱与信念,她要竭尽全力地记得它。那些马金涛对全世界的言之灼灼,她自己要身体力行。

我相信她的瞳孔里烧灼着他们记忆的碎片,会坚强地生活,学习马金涛的乐观,把老人照顾好,把孩子抚养成人。

来日方长,愿每一寸阳光打在她脸上!